万博体育mantbex手机版|欢迎您

English | 简体中文 400 821 3659 | info@meehealth.com

IHE中国活动纪实

2017-07-01  来源:《世界医疗器械》  

       
        作者:张继武 2015年4月发表于《世界医疗器械》 (如引用此文,请注明出处,谢谢。)

 
        历史的发展有其必然。随着人们对自然认识的深入,发现了X线,出现了X线机,人类开始能够获得更多地活体信息;随着计算机技术的进步,出现了CT(Computed Tomography,计算机断层成像)、DR(Digital Radiography数字X线机),人类进入数字化医疗的时代;随着大量的数字化医疗装备的成熟,如何有效利用设备获取信息就成为一个需求,在放射学领域就出现了PACS(Picture Archiving & Communication System,医学图像存储与通信系统);随之,这些设备与系统的通信需要有一套大家共同遵守的文件标准,于是DICOM(Digital Imaging and Communications in Medicine)标准就应运而生;再进一步,这些系统(PACS)和设备(CT、DR)等如何基于这些文件标准、通过一个合理的规范化的工作路径充分实现互联互通,构造一个完整的医疗信息化服务体系,使得IHE(Integrating the Healthcare Enterprise,集成(整合)医疗机构)标准成为历史的必然。
       而每一个历史事件发生都有一些偶然,伦琴细心观察曝光的胶片发现X线,Hounsfield因为发明CT机而获得诺贝尔奖。最有意思的是PACS的开发,其最早是因为美国的放射医师太贵,很多医院几家合雇一个放射医师,最早是轮班制,医师每周在第一家做几天,第二家做几天,第三家做几天,后来发现这样效率太低,患者来医院不一定按照医师到医院的时间,而且急诊的时候非常耽误事情,于是几家医院联合,请工程技术人员帮助实现影像的传输,使得放射医师在任何一间医院都能够进行诊断,大大提高了工作效率,降低了成本。而DICOM标准的出现就是在PACS实施过程中发现各个大公司的文件格式不同,于是GE、西门子、飞利浦几个大公司基于各自的图像文件标准进行磋商,达成妥协和一致,共同使用一种文件格式,DICOM。DICOM从1.0到3.0,很快就成熟了,于是,大家现在使用的都是3.0标准。这些例子,非常印证恩格斯所说:“社会一旦有技术上的需要,这种需要就会比十所大学更能把科学推向前进。”(《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732页。)
       IHE本身是DICOM和HL7进一步发展的必然。而IHE在中国的引进和推广,也是一系列的机缘导致。
 
什么是IHE:
 
       IHE(Integrating the Healthcare Enterprise)是1998年由北美放射学会(RSNA)和美国医疗保健信息和管理系统协会(HIMSS)倡导发起的,该组织包括有关学会、医学专家、信息专家和设备制造商,通过制定并遵守统一的医学信息标准和传输规范,实现医学信息的规范传输、准确互认,进而实现国际间各类数字化医疗系统的信息互通、集成和共享。
 
缘起:

       最早可以回溯到2002年,戴建平院长作为中华放射学会的主席参加RSNA(北美放射学会)年会,与RSNA的主席交流,达成一致,中国将派代表参加IHE国际活动。陈星荣院长作为中华放射学会的荣誉主席,意识到这是一个对于中国医疗信息化发展具有很大帮助的活动,开始负责着手开展在中国推广得到考虑和一些组织、介绍工作。
       2005年,因为工作关系,我与时任IHE放射技术委员会联合主席的Ellie有共同的技术理解和爱好,惺惺相惜,建立了很深入的交往,开始对于IHE有了理解,认为是一件好事情。于是,在当年的世界医学物理学大会上,邀请Ellie来中国讲学。报告是在北京,听众很多。当时杨国忠老师参加了讲座,从头听到尾,专心致志。会下,杨老师就“Profile”以及“Enterprise”的定义与Ellie进行了交流,这对于日后深入理解IHE以及很多重要名词的翻译都产生影响。
       2006年12月18-19日,由中国生物医学工程学会主办,柯达医疗集团全球研发中心协办的“IHE与我国医疗信息化标准专题讲座”上海浦东华美达大酒店召开,两天的主要内容是Ellie从头到尾介绍IHE。同时,华山医院原院长、中华放射学会荣誉主席陈星荣教授、国家标准化研究院刘碧松所长参加了两天的讲座,并也作了报告。陈院长的报告是“我与IHE”,站在一个放射学专家的角度讲解了对于IHE的理解以及中国放射学界对于IHE的迫切需要。中国科学院宋建宁研究院因病未能出席,由我代他讲解了他的报告“IHE-中国医疗信息化必经之路”,强烈呼吁重视和引入IHE。会后,中国生物医学工程学会数字医疗与医疗信息化分会决定把推广IHE作为分会的一项重要工作。
       此次大会,开始了在全国范围推广IHE的活动。实际上,在此之前,陈星荣教授已经开展了一系列的工作。作为中华放射学会的荣誉主席,早年在参加RSNA(RSNA是IHE的两个发起和支持学会之一)活动时,与戴建平院长(时任中华放射学会主席)一起与RSNA的主席交流,了解和接触了IHE,回国以后就开始了一些推广和实施工作。
       会后大家讨论,推举德高望重的陈星荣院长为IHE中国主席,邀请我国放射学界的院士刘玉清院士为荣誉主席,戴建平院长当时是中华放射学会主席、天坛医院院长、北京奥运会首席医疗官,工作太忙,但为了支持,也同意作为荣誉主席表示支持。我当时作为秘书长,承担具体组织、推广工作。

发轫:

       2007年4月,第一次战略研讨会在上海华美达大酒店召开,各方重要代表,中华放射学会主席、中国医疗装备协会副理事长、中国医院协会副理事长戴建平院长、中国生物医学工程学会副理事长杨国忠教授、中国标准化研究院高新所所长刘碧松、中华放射学会荣誉主席陈星荣院长的代表华山医院钟国康教授以及中国生物医学工程学会数字医疗与医疗信息化主任委员张继武博士参加了第一届战略发展研讨会。中国医疗器械行业协会理事长、中国医疗器械工业公司总经理姜峰博士通过电话表达了支持和对于具体实施的意见。 
 此次会议前后,陈星荣院长主动提出,因为年龄比较大,而且不是现任中华放射学会主席,建议由时任中华放射学会主席戴建平院长担任IHE中国主席,陈院长本人愿意作为荣誉主席支持活动的开展。老一辈专家领导的高风亮节成为推动IHE中国活动发展的重要动力。
 戴建平院长更是令人感动。当时戴院长刚刚从一场病中初愈,说话都受到影响,而且2008北京奥运会已近迫在眉睫,作为奥运会的首席医疗官,面对当时高于一切的奥运任务,依然抽出时间赶赴上海,参加首次战略研讨会。这个会议,是IHE中国战略委员会的第一次会议,是IHE中国活动开始的一个重要里程碑。至此IHE中国活动可以说正式开始。发起单位有六个国家级相关机构:
  • 中华放射学会(国家二级学会,RSNA对口单位)
  • 中国生物医学工程学会(国家一级学会)
  • 中国医学装备协会(国家一级协会)
  • 中国医院协会(国家一级协会)
  • 中国医疗器械行业协会(国家一级协会)
  • 国家标准化研究院
       六家单位发表了发起IHE中国活动的联合倡议书。
 
其他早期贡献:

       前面提到,早在2002年,陈星荣院长就接触并开始考虑在中国推广IHE。之后,华山医院钟国康教授在陈星荣院长的指导下,已经开展了很多IHE相关的推广、实施工作。包括组织翻译了很大一部分的IHE英文文件,其中很多翻译约定俗成地成为国内很多翻译的参考基础。同时,陈院长、钟教授积极撰写发表了很多IHE相关的文章,开始IHE在中国的破冰努力。更为难能可贵的是,在全国性活动还未完全展开之前,钟教授在陈院长的支持下,组织了一个以上海为基础的委员会,包括了业内很多专业人士,并且邀请上海理工大学的郑建力教授组织了测试研究实验室,开始试水,在上海区域范围内尝试一些Connectathon测试活动。这些努力,都对于IHE在中国的推广做出了具有长远意义的贡献。
       其中有一个小插曲,2009年,我记得有一天戴院长给我来电话,让我陪陈星荣院长去北京见朱部长。那天一大早,我和陈院长在虹桥机场乘早班飞机到北京。见面的地点在朱部长家附近的一个餐厅。当朱部长出现在我们的面前的时候,我们明白为什么把见面地点选在那里。朱部长坐着轮椅由秘书推进来的。原来朱部长刚刚受伤,腿骨折了,打着石膏,正在治疗,只能坐在轮椅上。大家都非常感动。戴院长、装备协会白知鹏秘书长、孟建国副秘书长等参加了见面。朱部长和陈院长是老朋友了,非常尊敬陈院长,详细地了解了IHE以及Connectathon测试方面的情况,肯定这是一个对于中国医疗信息化发展非常有用的工具,感谢陈院长一直的倡导和努力推进,并且就很多推进过程中遇到的困难作主具体指示,表示要亲自出面帮助解决问题,希望能够在中国推广并且成为一个真正可持续性发展的好项目。

台湾问题:

       与其它学术或者体育、卫生、文教的国际活动一样,很容易遇到与台湾关系问题,特别是,当时在北京奥运前夕,各种政治势力不放过任何一个细微的机会来为难中国,而IHE参加国际活动的第一件事情就遇到一个事实,台湾已经参加了IHE的一些国际活动。在IHE国际委员会成立大会之前,我作为中国代表参加。进入会议之前,我就小心地了解了这方面的信息,立刻反馈给戴院长,请教如何处理。戴院长以其北京奥运组委会领导的政治高度和政治智慧,提出指导意见,可以存在,但是名称应该明确,叫“中国台湾”,底线为“中华台北”。我据此与IHE国际沟通。比较好的是,IHE国际委员会的委员们都还是专业技术人员,包括台湾的同仁也是专业人士,所以对于政治没有什么兴趣,不希望这些因素影响中国这样一个大的市场国家参与IHE国际活动,很快就把各种正式文件以及网站上的名称写为“中国台湾”。这就解除了我们参加IHE国际委员会的政治壁垒,尤其是在那个北京奥运会前后的敏感时期。
 
教育、宣传、推广:

       从2007年开始,我们组织力量撰写了很多介绍IHE的文章,展开宣传推广活动。我记得自己写的一篇关于IHE的综述。因为工作忙,平时很少有大段时间写东西。那年的春节5天假期,我猫在阁楼上,把IHE从技术到组织行为以及实施的整体进行了整理,完成一篇综述文章“IHE介绍”。该文章是第一篇,至今依然是最为完整系统介绍IHE的综述,可以成为入门的参考资料。
 
        我们也积极开展了讲演、培训推广工作。非常感谢中国生物医学工程学会的同事们,那一年,只要能够抓住相关的展览会、学术会议,我们都组织专题讲座、高峰论坛。特别感谢中国生物医学工程学会的副理事长郑全录老师,作为东软集团副总裁,业务繁忙,但是只要是我们的宣讲活动,他都积极到场给与支持,以他的行业地位和感召力,大声地为IHE活动鼓与呼。另外一位是中国医疗器械行业协会的姜峰会长,作为中国医疗器械公司总经理,即使因为工作繁忙无法出席,也都积极派代表参加,并且以其展会组织者的优势,提供场地、服务等等诸多便利。还有杨国忠老师,一直参与和具体指导我的工作,从对于IHE的理解、专业词汇的定义到整个活动的开展与推进方法,杨老师以其丰富的经验和智慧引导我找出合理解决方案。浦汉申老师,以其广泛的业内联系和丰富的活动组织经验,指导并亲自组织了很多活动,引进和建立了广泛的社会支持力量。还有很多其他的老师、同仁,在这里无法一一介绍,也一并表示谢意。

国际合作:

      作为一个引进的活动,除了学习获得的文件以外,观摩国际上成熟的操作经验也很重要。因为工作之便,我访问了美国、欧洲、日本,每次都安排与当地IHE活动的负责人交流。特别是日本,因为我们公司参加了IHE-J(IHE日本)的Connectathon测试,并且是重要会员单位,有机会参加、了解日本的操作。非常感谢日本同行的大力支持,他们非常开放地介绍了他们的操作实践,为我们在中国开展测试活动提供了很好的指导。
 
开始测试:

        2008年5月26日到28日,IHE中国第一次全国Connectathon测试在北京天坛医院进行,有7家厂商12套系统参加了测试。测试非常成功。
        在这里,有必要说到一个标准的落地问题。要真正开展测试,必须对于需要测试的Profile,以及实现的工程方法有深入的具体技术理解和实践经验,特别是测试需要的管理以及与测试软件,都需要具有足够的工程技术能力去理解和运用,包括对于参加测试的企业的培训、测试过程中的监管以及测试结果的评估,都需要很深的技术功力。占志刚、孟成博、庄俊三位年轻人在这个过程中做出了巨大贡献。他们因为工作关系,都参加过IHE日本的测试活动,亲身体验,加之坚实的技术功底,而且也花费了很多精力去深入了解和开发相关的测试管理和与测试软件。每一次Connectathon测试之前,他们都要作讲座,办学习班,给各个厂商的技术人员培训。这一切,是IHE的测试活动能够开展的重要基础。

注册组织:

       中国特色需要用中国方法来做。用戴院长的话说,就是“依靠政府,引进国际”。有了六家国家级学会、协会以及专业机构的支持,2008年,IHE中国活动正式获得民政部批准,成立“中国医学装备协会医学装备信息交互与集成分会(IHE-C)”,挂靠在中国医学装备协会下面,成为国家的二级协会。而装备协会在IHE活动的全国性推广方面做了大量工作。理事长朱庆生部长亲自挂帅。朱部长曾经花了一个下午的时间看IHE的Connectathon测试,非常高兴,说“我很多年都在找这样一个东西,非常能够帮助中国医疗信息化发展”,认为这是一个利国利民、公平公正的有力工具,多次主持战略委员会会议,要求积极推广。秘书长白知鹏教授积极组织,副秘书长孟建国(原卫生部规财司长)具体主抓,利用协会的全国影响力,通过协会各种影响力,使得IHE活动能够迅速开展。

发展迅速:

        至2013年3月,会员超过700人,培训培养测试主管超过10人,督察人员超过60名。制订了PACS系统专项测试要求, 区域信息平台专项测试要求,实验室检验系统专项测试要求,CR、DR设备系统专项测试要求和超声诊断系统专项测试要求。
       在这几年当中,测试规模成倍递增,迅速发展,累计开展了8次测试,196家申报了放射学、IT基础设施和实验学三个领域,24个集成模式下的2280个功能角色,通过1767个功能角色,通过率77.5%。测试领域逐年扩大,深度逐年提高,从IHE-C Connectathon 2008到IHE-C Connectathon 2013,实现了从放射学的一个领域,扩大到放射学、IT基础设施、实验学三大领域和PACS系统、区域医疗信息平台、实验室检验系统、CR/DR设备系统、超声诊断系统的专项测试。从最初开展的3个集成模式,扩大到24个集成模式。
 有必要说一下,参加IHE测试对于很多厂家,特别是一些新兴的中小企业的医疗信息化产品的开发能力、通信接口的标准化能力以及产品水平提高都有很大的帮助。

国际瞩目:

        IHE在中国的迅速发展引起国际IHE的瞩目和羡慕,尤其是中国独创的产品测试通过证书方式,被IHE国际认为是一种有效的方式,正在全球范围内讨论,希望在全球范围推广。可见,中国特色也会成为国际先进。

重要贡献者:

       整个IHE中国活动的发起、发展、成长、成功是许多人努力的结果。有很多领导、专家、医疗领域专业人士、设备厂商专业技术人员参与。大家又共同的见解、一样的心愿,在有效的协调之下,形成了强大的推动力。这些重要贡献者包括(但不仅限于):
  • 戴建平(中华放射学会理事长、中国医学装备协会副理事长、中国医院协会副理事长、天坛医院院长、北京奥运会首席医疗官)
  • 陈星荣(中华放射学会荣誉理事长、原华山医院院长)
  • 朱庆生(中国医学装备协会理事长,原卫生部副部长)
  • 杨国忠(中国生物医学工程学会副理事长)
  • 郑全录(中国生物医学工程学会副理事长、东软集团副总裁)
  • 姜  峰(中国医疗器械行业协会理事长、中国医疗器械工业公司总经理)
  • 任冠华(国家标准化研究院主任)
  • 张继武(中国生物医学工程学会数字医疗与医疗信息化主任)
     
小结:

       历史发展有其必然,这就是为什么很多重大的科学发现都会几乎在同一时刻熟个人或者机构在不同的地方完成,也是为什么会有不同的人在不同的地方几乎同时发明类似的东西,为什么各个大公司在新产品推出的时候几乎都是同时(想想这些产品都会有一到两年的开发周期,以及各个公司严格的新产品保密制度,说明它们同时开始意识到这种需求以及实现这种需求的技术成熟度)。但是每一个实现都是由某个具体的人、或者群体完成,譬如爱迪生发明电灯、贝尔发明无线电发报、George Eastman发明干式胶片技术等等,他们对于当时历史趋势的理解、对于当时已有技术的掌握和驾轻就熟、以及他们的积累和拥有的资源,当然加上个人的勤奋努力等等,使得这些人成为被历史选中完成这项使命的人。就IHE在中国的引进和推广而言,实现这一历史使命需要三大要素:(1)对外,把握趋势和掌握最先进动向,具备足够的深入理解和持续参与;(2)对内,清楚显性和隐性的社会影响力关系,能够号召、说服、影响国内相关的政府机构、企业事业单位、行业协会等;(3)而且,应该有深入理解和具体实现的能力,从而能够从操作上指导具体实施。每个历史趋势发生的具体事件,都会有一个或者一些人(或者组织)因为其经历、地位、能力等诸多因素而具备实现这一历史事件的关键要素,集这些要素在一身,这些人或者机构就成为实现这个历史事件的最佳人选。这就是我们所说的历史使命吧,用英文说就是“God Choose This Person”。
 
Baidu
sogou